前一陣子的金馬影展中
有部叫做「Last Days」的電影
是以NIRVANA的主唱Kurt Cobain死前48小時所發生的事作為藍本
內容當然全是純粹虛構與臆測
如果有人願意,或是我夠偉大的話
我也真願意有人能在此刻為我留下紀錄
在即將結束學生生涯之前,為我最後的生活留下影像或是文字的記憶

再過一個星期
我的學生生涯就走向終點
雖然在未來的一年中我仍是學生的身分
但這只能騙騙電影院的售票小姐
也能騙倒台北捷運和公車的票卡系統
卻騙不了我自己
昨天早上結束了最後一堂研究所的課
不知怎麼的
我真的想和在座的每一位擁抱
期待著有人能拍著我的背,互道珍重
但最後終究是漠然的走出教室,如同平日一樣,沒有任何的不同
不過上課中和一位學弟小聊幾句
那學弟住在桃園,在知道我是台北人後
他說:「那我們住蠻近的,有空可以約一下」
我當然了解,這是所謂的客套話,畢竟彼此都沒那麼的熟識
但那個當下,我想到赤木的眼淚
「是友誼溫暖了你的心」
在求學生涯的最後半年中,感覺自己彷彿是曠野中的一匹孤狼
獨自走進一間沒有人認識你的教室
獨自離開一間沒有人認識你的教室
但在昨天我真的感受到某種類似友情的感覺,謝謝學弟

今天早上有一科期末考試,又結束了一門課,向終點又靠近了一大步
當我意識到逐漸接近終點時
我想做些什麼,來彌補過去所失去的,也想避免未來可能的失去
但無論我怎麼做
就算我寫滿整張考卷,集中精神聽課,劣勢無法挽回,反而是距離又縮短了一些
回頭看看大一的新生、碩一的新鮮人
You are so young , I am so old
你們的青春正美,我的青春卻在逐漸凋零
雖說我不希罕你們所擁有的美麗年華
但我不得不說,對於這一切一切的荒謬,我覺得特不甘心

我懂莫梭的想法了
「希望在臨刑的當天,有許多觀眾用怨恨的叫喊迎接我」
但莫梭的存在是因為莫梭,不是因為圍觀的群眾,更不是因為母親、雷蒙或瑪莉
你存在是因為你存在啊!
但我真的不懂Kurt
你拒絕擁抱名利,但選擇與Jim、Jimi加入愚蠢的「27」
甚至在2006年超過Elvis Presley成為最會賺錢的死人
你懂是不懂,最後一步怎竟是如此的差錯
如果能選擇,你要選擇怎麼死?
鐵面人中的達太安和世界末日裡的布魯斯威利得到了他們最想要的死法
但真實人生中有可能嗎?
所以說人生是一場荒謬,學生生涯的結束也是一場荒謬
我想感謝諸位教授們的教導,但我要如何表示?
我想親吻學校的土地,請問哪裡可以讓我這麼做?
算了,就這樣離開吧,雖然不圓滿,但這就是結束

在最後我突然想起了一個畫面,還佐以背景音樂
孟克著名的『吶喊』,面色慘黃如同骷髏的人物
「*~~我想就快天亮了吧~~*」
天亮之後又怎樣呢?
試著做個不被圈養的野生動物吧!

LizardK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