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段時間
我不斷思考自己存在的理由
因此養成一種奇妙的怪癖
那就是一切事物非要換算成數值不可的怪癖

大約三個月之內
我被這種衝動所驅使
一進教室就先開始算學生的人數
算走路的步數
只要一閒下來就數心跳

根據到今天為止的紀錄
2006年的9月16日到今天11月24日為止的期間內
我一共去上276節課
吃過84個便當
打了78396個字

這時期
我認真的相信
或許我可以像那樣把一切換算成數字
並且傳達給別人某種東西
就表示我確實存在

可是好像理所當然似的
對我所上課的數目
或所打的字數
或我睡覺的時間
沒有一個人有興趣

於是我失去了存在的理由
變成一個孤單的人

參考書目:村上春樹(1988)。聽風的歌(賴明珠譯)。台北:時報。(原著出版於1978)。

---

後記:

無論再繁複的引用
我永遠不會是村上春樹
那我到底是誰?

但我永遠記得
某個下午
天空很藍
微風很涼
老伯悠閒的騎著腳踏車經過
年輕媽媽停車在校門口等著接小孩
剛放學的小朋友們提著水壺在馬路上愉快的追逐
卻也發現
這美好的一切
都不會再回來了

LizardK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