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整天悶在房間裡
從白天到黑夜,論文也生不出個籽來
一時氣不過,趁著買晚餐的時候順便帶了杯珍珠奶茶回來
『一杯珍奶,去冰』
「全糖嗎?」
『對。』
將吸管插入杯蓋,啜飲一口
心裡才稍微好過一些

想不起來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喜歡喝珍珠奶茶了
但第一次喝珍奶的經驗,卻還是非常清晰
最初珍珠奶茶還叫做「波霸奶茶」,是個會讓人不好意思點它的名字
而且那時候要喝珍奶也不容易,不像現在飲料店都十步一崗、五步一哨的
我的珍奶初體驗是發生在國中時期,地點是在景美夜市旁的「錫蘭島」
第一次喝到的感覺真的很新鮮,沒想到兩個平凡無奇的東西,竟然會激盪出這樣的火花
加上與平常所見不同的吸管,感覺發明這種飲料的人真是天才
不過當時珍奶實在太不普及了,連大吸管都買不到了,更不用說想自己弄出一樣的飲料
當晚還有個插曲,我媽喝完之完整夜失眠
隔天就驚慌失措的問我的家教老師,說這種店會不會是要人家情緒亢奮,所以添加什麼藥物的
...老媽...人家不過就是間泡沫紅茶店嘛......

後來到了高中的時候,政大道南橋頭開了一家休閒小站
別看現在剩沒幾家,當時休閒小站可是獨領風騷,好像也是從台中到台北發展的第一人耶
那時候只要有去河堤打球,回來都會順手買上一杯飲料
不一定是珍奶,有時候是綠豆沙或什麼的
當時除了休閒小站外,快可立和葵可立都很紅
記得以前學校不准我們叫外送,教官還會在側門邊圍堵
但總是有不怕死的同學可以偷渡進來
那時候一杯500cc的飲料,代表了對威權體制的反動,也帶有一些英雄主義的味道

上大學之後,學校餐廳的地下室有一家休閒小站
這可不是普通的休閒小站,可是有設座位、700cc的休閒小站呢
當時它的對面是IS COFFEE,我們當時說這是分屬兩個世界,有錢去伊是、沒錢去休小
不過最後伊是倒了,休小還是屹立不搖,只能說伊是的咖啡實在不爭氣吧
在大一時,每次八點的體育課完,我們總會齊聚休小
聊天打屁、睡覺補眠或是看書準備考試,甚至有時候餐廳沒座位,休小都是我們最好的朋友
每次我也都會點上一杯珍奶,然後喝到吐、喝到怕,而且發誓以後再也不點
但沒辦法,我就是臉皮薄,沒辦法不點飲料還在店裡安然自若
所以每次喝完要抱怨時,蒲泰就會飛來一句「幹!你有病喔」
後來我們空堂沒那麼多,漸漸就沒有在休小聚會的機會了
大三時尹乃津還在那邊打工,偶而會去幫她捧個場,或是說故意去找碴
喔 對 休小的工讀生可是都有挑選過的,不夠正還很難上檯面勒
所以我還知道了老闆的八卦,譬如說他女友才18歲,還曾在店後面磕搖頭丸
不過這一點也不減損我對休小的懷念,那段日子雖然毫無建樹,但非常有趣

如果真要說我患了「珍奶成癮症」,應該是在大四準備研究所的那段時間
那時候我總是上課睡覺,下課則到圖書館奮力K書
吃飯時間順便來杯珍奶,也是我最大的安慰了
而且我只喝CoCo的,即使要排很久才能買到,我也甘之如飴
那一陣子我還常去吃一家素食,素食店的老闆有個可愛的女兒
每次我去店裡都會跑來跟我一起玩,我也會跟她媽媽要個小碗,倒一些珍奶給她喝
她當時可算是店裡的紅牌,很多正妹要逗她玩,她可是理都不理的,可見我是如何得她的緣
或是乾脆說,是我的珍奶策略成功囉
所以說,珍奶在我大四那個年頭,可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因此在畢業時,還為了以後再也喝不到CoCo而難過
幸好它的分店很多,而且口味都相去不遠,代表它的品管實在做得不錯

研究所被外放到了嘉義
只喝珍奶的習慣仍然改不掉,每次大家叫飲料我也是必點珍奶
但喝來喝去,清心、藍企鵝、知更鳥巢...還有一堆我叫不出名字來的
說句實話,根本沒有一家可以喝的,那根本不是珍奶,而是珍珠奶精水吧!
便便屋是我最近才比較能接受的,但它的茶喝完會讓嘴巴很澀,這代表的茶葉是很廉價的
每當這時候,就會讓我想起家裡附近的乾杯和陽明山上的CoCo
當然還有丈母娘常請我喝的五十嵐小珍珠奶茶
一杯珍珠奶茶也會帶起我的鄉愁
或是說,那個繁華的、忙碌的、邪惡的台北城也能引起我的鄉愁,這真是太有意思了

60天之後,嘉義不會再有我的落腳處,想必我一定不會懷念這裡的珍珠奶茶
但會不會也對嘉義產生了鄉愁?
我也不知道,maybe?!

因為一杯珍奶,我異鄉人的身分,逐漸清晰



LizardK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